Cigarette&sweet mate

❗预警:

1.是abo设定!!卡a切o,不能接受的话赶紧退出,不要伤害自己的眼睛🤣

2.认为写这种同人是不尊重历史政治人物的现在请赶紧离开!!不要伤害自己的眼睛🤣

3.ooc严重

4.意识流草率结尾


能接受,以下




热带雨林的气候,永远是那么潮湿,那么湿热。可一年四季都是这一张脸,待久了就莫名让人心烦意乱,尤其是对一个易感期的人。抑制剂早已在先前的战斗中丢失——即便早就所剩无几。切格瓦拉叹了一声,望向窗外。


“我想您误会了,撇清关系的意思是——”卡斯特罗随手将西服外衣一扔,歪歪斜斜地挂在衣架上,接着转身,直视着格瓦拉深褐色的眼睛:“我认为比起承认自己......

给我一杯molk【当我转入尖子班】

尖子班系列,好上头,好喜欢…

阿沛演技是针不戳哇,一个人演出多种风格

瑾瑜老师画的图好好看!【希望这条屑梗能被老师看见?】


是【当我转入尖子班】的给我一杯molk,充斥各种梗,ooc,雷者自动避雷【】


薛珅:那个,张涛,有什么喝的吗?


张涛:有,在冰箱里。你喝什么,我给你拿。


薛珅:嘿,呃,可以给我一杯malk嘛,谢谢你呀!【薛珅可爱小天使QAQ】 


张涛:薛珅,额【迟疑】,这里没有malk,但我可以给你拿一杯milk。 


姜凡:6。


薛珅:【挠头,转而看姜凡,姜凡点头】没问题啊,是给我一杯malk。 【英......

荆棘鸟【二十六字母·卡切】

越混越冷了,好(好

是古巴的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,导师们的情谊真令人感动。有同好姐妹一定来找我!!评论欢迎!!我一定看和回复!!



好尬,我到处爬【】

ooc 避雷


Acquire 赢得


这一生,卡斯特罗得到过什么呢?


国际的赞赏,女性的仰慕,战友的追随,解放古巴并且使它繁荣蒸蒸日上?


但当他努力赢得这一切后,回视身边,发现空空落落,他才发现,他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但也永远地失去了他。


所以卡斯特罗这辈子究竟得到了什么呢?


一个孤独的老人守护着一个红色国度,仅此而已。


Bar 阻拦


切格瓦拉执意要去南美和非洲时,卡斯特罗......

整活

就是说很担心我创作时的精神状态

都是看到的一些梗,然后p图,如果有疑问可以评论区说~

【混圈至杂的史同女】

庆功酒【文曹】

www是私设,剧情也很混乱,看个乐呵。ooc

越混越冷,深夜诈尸

私心江水tag,其实我下篇还想写写朴市长和阿文,但是又不敢贸然写,就我目前所知,朴市长是真的可惜……不知道大家怎么看😂😂🤣



十月十四日,司法部长曹国辞职,当夜,文在寅在青瓦台为其设宴送行。


“曹部长来了。”


文在寅正在擦拭眼镜,他带上,起身,笑道:“快进来吧。”


曹国没有白天发布会上时看着那么正式,一身白衬衫就来了,当然文在寅也是。他二人亦师生亦友人,自然可以放松些。


文在寅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,曹国坐下了,取下肩包,放在椅子上,然后开口道:“总统。”文在寅看了他一眼,他自然地改口道:“...

After【帝兰x斯塔那】

短打,深夜诈尸,为我北极CP……

尾气

ooc

是看了 @hi,辛苦啦,今天你也是最棒的哦 老师的甜饼的脑洞,算是个续?老师好棒


帝兰缓缓起身,小心翼翼将斯塔那翻了个身,让他能脸朝上的平躺在床上。


做完这件事后,帝兰低头,瞧着身下人:这位平素风度翩翩注重礼节的贵族绅士,此刻却丝毫不顾礼节仪态,整个人几近赤丨裸丨地瘫倒在床,金黄色的碎发胡乱在脸上散开。

帝兰嘴角勾了勾:这哪还有半分贵族的气息。


是啊,堂堂神羽骑士团的团长,此时竟是连翻个身在床上躺好都没力气了,还要联盟会长帝兰帮他。


斯塔那费力地睁开一只眼,瞧着帝兰——这个始作俑者,接着扯出...

虐梗十五题·江水组

1.“你还是选择相信他。”


茶叶在水面卷了又舒,氤氲的热气袅袅升起,模糊了文在寅的镜片。


浑身上下散发出理想主义的光辉——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,而是阅历世态冷暖炎凉后的仍有的固执的包容和关怀——这是卢武铉给文在寅的第一印象。

与这尘世格格不入。


文在寅对上卢武铉的眼睛:

“好,我答应您,我会追随您。”

卢武铉却笑了:“总有人说我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,您会相信我么?”

文在寅也笑:“我相信您。”


那一年,卢武铉36岁,文在寅29岁。


“前总统卢武铉深陷丑闻!”

“卢武铉收取贿赂600万韩元……”


文在寅木木地盯着滚动大屏上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的标题。...

跟风整活🌚👍🏻

【图源网络,侵删💦】

【纯属玩笑】

正阶·月遇从云

好久不更了来扫灰🤣

是正阶,完全无脑ooc甜文,没有逻辑没有历史背景,是现代校园pa

注意避雷


初春夜的风褪去了凌厉,带着仍有的微凉,吹起张居正额前发丝摇摇。他站立,望望教室里明亮的灯光,又望望漆黑的夜空。


星子闪烁,月牙高移。晚上九点,晚自习结束了。张居正匆匆忙忙收拾书包,拒绝了同学好友王世贞的一起回家邀请,跑上了楼,然后停下,缓缓地,缓缓地走到高二一班门口。

已经过了放学铃,一班还没有放,因为他们晚自习有点吵闹,惹恼了老师,将他们留堂了。

讲台上坐的正是徐阶老师。他仍是盈盈笑意,不急不慢。底下已经有学生咕哝:“徐老师看上去温柔可亲,没想到也有大魔王属性。”...

😭😭😭“烟火里成灰 也去的完美”

© 徐阶 | Powered by LOFTER